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跨境电商_德国论坛—德国电子商务|德国亚马逊|德国移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爱,在墓地里复活

[复制链接]

5090

主题

5090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300
发表于 2019-6-5 23: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在墓地里复活
      
   
      
      
      
    每年的五月是博尔多河的枯水期。那清清的河水,金色的沙滩,微风中的绿柳,着实让退了休的老孙心理发痒。三十多年前他就是这样,有空儿驮着鱼网就去。管他打着打不着,到了河边心理就舒坦。
    今年的五月非常特别,河水一涨再涨,两三天工夫,不仅漫过沙滩,而且拐弯处竟象一头猛兽咆哮起来。这让常打雨的老孙知道,该换大眼网了,打浪的机会来了。
    一想起打浪,老孙就会想起那逆水而上的大鲤鱼拍打出浪花,让人心跳。只需稳准地一网撒过去,那才叫收获呢。这种守株待兔的捕鱼方式,老孙很久没尝试了。
    老孙习惯地穿上水衩,从车上拿下插三网。先把网纲系在左手腕上,再把网抖开拣好,放在岸边,眼睛便开始盯着河面,摸出旱烟口袋,卷了起来。
    坐了很久,没有发现目标,他便习惯地向北望了望。那是一片老坟茔地。妻子的骨灰已埋在那儿三年了。
    他与妻子感情很好。艰苦的岁月,微薄的工资,两人相濡以沫。这博尔多河便是最好的见证。那时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他打鱼,她剜菜。这河畔留下了他们青春的足迹,浪漫的人生。如今两个孩子都已远走高飞,成家立业,她却撒手人寰了。
    他把她长留在了河边,为的是经常看她、想她,寂寞时和她再说上几句。只身一人的他、退了休。打鱼就越来越频了。他看见别人剜菜,就会想着妻子也在剜菜。回到现实中,他又觉得孤单起来。
    五月的河水还凉,而岸上的绿柳在阳光的照耀下早已是生机勃勃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儿和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儿搂脖抱腰地向河边走来。走着走着又站在原地不动了。你捅我,我捅你,叽叽嘎嘎地又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地吻了起来。
    老孙看着有些不自在。“小兔崽子,都跟电视学的”!心里骂着,使劲地咳嗽了两声。俩人才慢慢地向柳树毛子走去。
    正当老孙的目光随着他们向柳树毛子移去的时候,他却看到上游远处的岸边坐着一个女人。也许因为这两个人向她那边走去,她才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看清了。是个年轻的女人。她想干什么?
    老孙正想着,只见她向河中一跃,“扑通”一声便不见了。一会儿河面浮起一个黑点向着下游,他这漂过来。
    “有人投河”!老孙心里喊着,迅速抓起网,猛地站了起来,迎了上去。眼睛死死盯着漂浮的黑点儿。
    若在盛夏,他穿着短裤儿,早就跳下去了。可现在水还凉,况且他还穿着水衩呢。
    转眼之间,黑点儿就漂到了面前。那是女人的头发。只见老孙把掐好的网叠在一起,使尽全身力气一个大回转,叠成一个团儿的网在头顶飞快地绕了一个:“8”字向河中飞去。在接近目标的一瞬间,网片刷地打开。好一个背网!正好罩在目标上。老孙松了口气,熟练地拉着绷直的网纲,他心里有了底儿。
    女人被网紧紧地裹着,拉四川治疗白癜风医院上了岸。脸色惨白,已感觉不到呼吸。老孙知道溺水该怎么做。只见他把她抱起来,然后他右腿跪地、左腿支起,把她头朝下,腹部放在他支起的左腿上,反复挤压、拍打。水便从她嘴里流了出来。只听“啊、啊”两声,她便恢复了呼吸。
    老孙把她平放在草地上,她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蓝天白云。她知道有人救了她。
    这时老孙才清楚地看到,有了点血色的脸上,眉清目秀。他猜想她跟自己的女儿差不多一般的年龄。
    休息了一会儿,女人坐了起来。抱着膀子左右看着。
    “孩子,到那柳树毛子把衣服换下来”。老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递了过去。
    她迟疑了片刻,接过了衣服,向柳树毛子走去。
    换上了老孙的衣服,她有些不好意思。想说什么,却没开口。只是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孩子,你还年轻,以后千万别干那傻事了。赶快回家吧,时间长了,家里人该惦记了”。
    她点了点头。老孙想起了什么又说了一句:“衣服就不用还了,都是旧的,不值钱”。
    她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叔,那我回去了,再见”!
    “记住,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老孙说着,向她挥手。象一个父亲。她消失在他的目光里。他没打到一条鱼,可他的心里却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回家的路上,他感觉年轻了许多。
    上涨的河水几天就退下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样。阳关;沙滩。河水对老孙来说更加亲切。中午,老孙坐在沙滩上就着榨菜吃着馒头。一辆红色出租车停在了河岸上,一个拎着包的年轻女人下车向他走了过来。
    老孙感到眼熟。他想起来了,是他救起的那个女人;她今天穿着一身休闲装,看起来那么合体。
    她坐在老孙身边,打开包拿出洗的干干净净、叠得板板整整的他的衣服,还有吃的东西。
    “叔,您吃这个”。她把一根“火腿”递了过来。又拿出一个小瓶“牛栏山”,让他喝。
    和风吹拂着博尔多河畔,让人心旷神怡。老孙与她面对面地坐着。他吃着、喝着,她看着。象一个慈祥的父亲与爱女在野餐。他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以及她遭遇的不幸。
    她叫米兰,38岁,与丈夫马大壮十年前双双来自农村。进城务工,有了点积蓄,便在闹市区开了一个小饭馆。夫长妇随,生意还不错。谁知丈夫有点钱便乍呼起来,,总想干大买卖。特别是同村李二的到来她的家境便一落千丈,慢慢走向崩溃的边缘。
    李二是个小倒爷,尽在南边西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转悠。他让马大壮跟他去南方倒海鲜。他说,你开饭馆,栓个死身子不说,你拼命干,一年挣几个钱?三万?五万?还不如倒一次海鲜挣的。
    马大壮活了心,铁了心/饭馆出兑,米兰回家。马大壮带了一部分钱南下跟李二当倒爷去了。
    谁知,一走半年多没信。眼看进了腊月门子,他两手空空回来了。米兰发现他变了。整天忽忽悠悠,没个准话儿。他对米兰说,这回可要发大财了。就是底子薄啊,等过完年,再带些钱。米兰没给他拿钱。他也就没走。整天吃了喝、喝了要。她试着说服他再开饭馆。可开了眼界的马大壮再也不可能老老实实地在家守摊了,特别是那天的电话让她的心彻底地凉了。那是一个自称是马大壮太太的广东女人打来的。
    她让丈夫解释,丈夫却打了她。
    天气渐渐暖和了,马大壮急得火燎腚似的又逼着她要钱。俩人越吵越厉害。他就狠狠地打她,甚至扒下她的衣服用皮带抽她。遍体鳞伤的她很屈,她说就是死也不会给他一分钱。她把小女儿送回了娘家,第二天便来到了河边``````````
    面对这个不幸的女人,老孙觉得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米兰,你还年轻,实在过不去可以离婚,就是万万不能再干那啥事。心烦的时候,可以到这散散心,挖点野菜,心里就痛快了”。
    “叔叔,谢谢你。我现在感觉轻松多了”。米兰长出了一口气。
    “这博尔多河就是养人那,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看到它,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当年我们在困难的时候,就是这博尔多河让我们开心,让我们度过了艰苦的岁月”。老孙象是对米兰说,也象在自言自语。
    老孙一个下午没动网,可他心里甜丝丝的饿。他还是头一次这么进距离跟一个陌生女人唠得这么投机。况且她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这让他想起了与妻子的初恋。他很自然的回头北望。心里又酸楚起来。
    “叔,你看什么呢”?米兰发现老孙脸色有些不对。她顺着他的目光向北望去,那是一片坟茔地。
    “哦,没,没什么”。老孙有些语塞。
    “那里有您的亲人?您的父母吧”。
    “不”!老孙心里有些激动。面对一个比自己孩子大不了几岁的女人,脸也热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老孙才告诉她:“那是我的妻子,她去世已经整整三年了”。
    米兰突然好象什么都明白了。她真羡慕这位长眠地下的灵魂,竟还有人心里装着她,陪伴着她。
    看来米兰是个感情丰富的女人。她显然受到了情绪的感染,非让老孙领她去那看看。见一见这位救命恩人妻子的坟墓。
    他们在坟茔地中间一个沙坑边上停住了。一棵半人多高的翠柏下,一个不大的坟遗传性白癜风能治好吗包被一圈儿含苞待放的扫帚梅围在中间。墓碑是汉白玉的。上面刻着标准的魏碑体大字:爱妻江海玉之墓。
    墓碑前,米兰听着老孙讲着他和妻子的故事,已是泪水涟涟了。她知道了老孙叫孙柏青,自然也就明白了他栽下这棵柏树的意义。
    在离开之前,米兰在墓碑前磕了三个头。
    日子过得飞快。人们发现老孙越来越年轻了,穿戴也利索了。他自己也觉得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兴奋,让他充满活力。有使不完的力量。这曾经是他年轻时的感觉。他又想起了米兰。她为什么竟也隔三岔五地去那河边剜那早已开过花的婆婆丁。她自己说,就爱吃这苦的,吃了不上火。这让老孙总能想起自己的妻子。因为海玉当年也这样说。
    那时候他们都年轻。老孙清楚地记得那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的“文革”时期。那是一个喊着革命口号,经济匮乏,过着艰苦日子的年代。他与她在博尔多河畔邂逅。他打鱼,她剜菜。两人不知怎地目光撞在了一起,火花迅速燃烧起来。那天他竟鬼使神差地把新打上来的“穿钉子”送给她,让她回家炸鱼酱吃;她也把筐里的婆婆丁送给他,说吃了不上火。他知道了她叫江海玉,是“工人阶级”,她也知道了他叫孙柏青,也是“工人阶级”。不久他们恋爱了。
    在那个颠倒黑白的年代,谈恋爱双方过分亲昵,就会被看作是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流毒在头脑中作怪,是要遭批判的。当时两人虽然“根红苗壮”,但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便经常在河边的老坟茔地里转悠。不久便发现了一个大纱坑。年轻的孙柏青和江海玉在松软的纱坑里无拘无束。他们当时算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这。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因为当时都说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从此这坟茔地的纱坑里是他们约会最保险的地方。不用担心别人看见,更不用担心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他们资产阶级的典型。他们可以尽情地倾诉、尽情的亲吻``````````````老孙不再想下去。转眼人已去,坑依旧。
    这几天老孙象丢了魂似的,整天无精打采。因为在河边好几天没见到米兰了。他觉得这河岸也没了生气。不免心里空荡起来。又一想,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一个孩子而已。毕竟自己已是58岁的人了。他心里劝自己不去想她。
    转眼到了鬼节七月十五。老孙照样骑着自行车迎着灿烂的朝阳向河边登去。只是驮鱼网的后货架上多了一卷儿黄纸。三年了,他多这样。
    给她送点钱吧,活着跟我受苦,到了那边别再苦了自己。他总是这样想着。可她能不能收到这纸钱,他不知道。反正这活人都这么干,他也这么干了,心里便觉得塌实。
    还没进坟茔地,老孙一眼就发现,一缕青烟在坟茔地中间那棵柏树周围缭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跨境电商_德国论坛  

GMT+8, 2019-6-26 22:21 , Processed in 0.34533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